本站公告:
 
 
当前位置:薪资福利

如何对企业家价值进行合理估值

来源:  作者:本站


  案例:打开金手铐


  根据三花股份(002050.SZ)此前披露的2007年年报,其原副总裁、董事任金土,以及董事王剑敏在2006年3月辞职以后,于2007年减持了其所持有的全部三花股份,分别为88.83万股和50.10万股。如果按照该股120日均价每股21.77元计算,套现金额高达1933.83万元和1090.67万元,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余家公司的高管“主动请辞”套现。而这距离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所持本公司股份及其变动管理规则》还不到半年,上市公司高管在职期间减持解禁股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但是,部分上市公司高管通过辞职的方式来取得抛售“高管股份”许可证的做法,还是暴露了监管制度的漏洞,类似这样的故事每年都会重复发生,只不过故事的主角和情节不断变换而已。


  角色二:股东


  股东是直接利益相关者,高管激励的内涵本身就是股东为了长期价值的最大化而对经营层的利益分享。其根本的理念是经营层将人力资本作为一种与货币资本同样的要素纳入企业价值的范畴,人力资本同样具有企业剩余价值的索取权。


  国资委:走两步,退一步


  中国企业的主体仍然是国有企业,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规模以上企业,最大的股东就是国资委。国资委在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宗旨下,一直在寻找一种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监管方式。在高管层面的选拔、评价、激励、约束上尝试颇多,比如全球招聘央企的高管,对央企经营业绩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等级确定高管薪酬。


  在证监会出台股权激励方案的同时,国资委也是大力支持有条件、有准备的国有企业积极推动股权激励,完善高管激励机制。但是监管层和国资委都没有预见到高管激励这项工程的浩大和复杂,在配套机制不完善的情况下,国有企业经营层利用监管不到位,“公司请客,股东买单”,所建立的激励机制明显有利于经营层。在这种模式下,经营层以利益分享的名义堂而皇之地瓜分了投资人的奶酪,同时也诱发了经营层的短期行为。国资委显然无法接受这种结果,于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摆在国资委面前,中国企业高管的合理估值是多少?如何衡量高管对企业做出的贡献?也许EVA(经济增加值模型,Economic Value Added)和股权激励相结合是一条路。


  民营大股东:饥饿疗法


  中国的民营企业中股东的力量是远远超过国有企业的,在高管激励的话题上也非常耐人寻味。华夏基石在协助一家民营企业建立高管激励机制时,老板在不断强调事业、使命的同时,仍然像分蛋糕一样,切出最小的一块,慎思良久,在高管承诺若干业绩条件下,犹豫地放在高管的盘子里,心里却一直在想两个问题:蛋糕是不是太大了?他们吃饱了还干活吗?
上一页 1 23 4 5 6 7 8 下一页

相关文章
热点关注
随机推荐
栏目列表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